中国共产党临沧市沧源佤族自治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沧源佤族自治县监察局 主办
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廉政文化 > 勤廉风采 > 内容

“一根筋”的犟大姐 ——云南省沧源县纪委常委、第一纪检监察室主任杨玉芝

时间:2018-07-20 15:28:43   作者:刘一霖   来源:云南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点击:

密林深处的阿佤村寨。刘一霖 摄

杨玉芝(右)在挂钩贫困户家中了解情况。陈龙 摄

大雨初霁,蔚蓝的天幕上缀满了亮白的云,放眼望去,岭脉绵亘、层峦叠翠。这里是全国最大的佤族聚居县——沧源佤族自治县。县西、南两面与缅甸接壤,国境线达147公里。县城小,常住人口约4万,走在街上,行人少,车也很少。

“周末就不去单位了,方便的话,去杨大姐家吧。”同行的县纪委监委工作人员说。不到十分钟,我们就到了此行的采访对象——沧源县纪委常委、第一纪检监察室主任杨玉芝的家里。

杨玉芝有着高原地区普遍黝黑的皮肤,圆圆的脸上一双眼睛很有神采,43岁的年纪,头顶已经有些稀疏,还夹杂着些白发,身穿一件黑底白花的短袖,一枚党徽端正地别在胸前。

“但愿他能吸取教训”

上世纪90年代初,家在临沧市区的杨玉芝来到沧源。在这个少数民族直过县(从原始社会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她从乡镇计划生育工作干起,后来当了副乡长,又调到县人大。2006年,她被选调到县纪委派驻县卫生局纪检组,从此与纪检监察工作结缘。两年后,敢说敢做、雷厉风行的杨玉芝回到县纪委机关。

纪检监察工作很辛苦,杨玉芝说,有时为了查清一件案子,她和同事要来回往村里跑好多趟。前几年路不好,遇上下雨天,一脚陷进泥里,费老大的劲才能拔出来。村里都是佤族原住民,年轻人中受过教育的还能讲普通话,上了年纪的人则只会讲佤语。“下乡还要带个‘翻译’。”杨玉芝自嘲道,“我是汉族,在这里就是‘少数民族’。”

2013年,杨玉芝查办了人生第一个大案——芒卡镇政府社保协管员挪用养老保险金跨境赌博案。

当时,县纪委收到一封匿名举报信,举报人在信中发出疑问:“其他村的养老保险金都缴到县社保局了,白岩村的早就收上去了,为什么还没缴,这里面有什么问题?”

杨玉芝的目光“钉”在皱巴巴的举报信上,大脑飞速运转:“首先要搞清楚谁在代收代缴,找到这个人,弄清涉嫌违纪的金额……”

杨玉芝从芒卡镇政府处了解到,白岩村的养老保险金由社保协管员茶红军代收代缴。“茶红军……”杨玉芝口中反复嘀咕着这个名字,胸中已有了计划,“我们先去找他!”杨玉芝带着几个同事进了村。

然而,等了一整天,也不见茶红军人影。“会不会已经不在国内了?”杨玉芝对准手臂上的蚊子一掌拍下去,掌心绽开一朵“血花”,她转向身边一个年轻干部:“你赶紧联系一下边检和公安局,请求协助!”

果然,茶红军出国了,此时正在缅甸。

等待公安机关和缅方交涉的同时,杨玉芝和同事们也没闲着。每天天蒙蒙亮,他们就进村,挨家挨户调查养老保险金缴纳情况,统计数据,固定证据。晚上,伴着虫鸣,披着月光回家。

一周下来,案件情况大体摸清。此时,通过中缅双方交涉,茶红军已经回国。“面对证据,他一句辩解的话都没有,就承认了。”杨玉芝说,2012年9月至10月,村民共计交给茶红军21万元养老保险金,每次收到一些钱,茶红军就到距离芒卡镇约10公里的缅甸南邓进行赌博,前后共16次。

“我们第一次找他的时候,人正在赌场呢。21万输得只剩下1万了。”杨玉芝叹了口气,接着说,“人看着挺老实的,村里人对他的评价也不错,事情曝光后,村民都很吃惊。唉,都是赌博给害的!”

案情水落石出,茶红军被开除党籍,县人民法院以挪用资金罪判处他有期徒刑4年。其挪用的资金,经过家人东拼西凑,也还上了。

“茶红军已经服完刑,出狱了。”杨玉芝说,“今年6月出去打工了,但愿他能吸取教训,再不碰赌博这东西。”

市长批来的信访件

2014年10月27日,一封市长批示的信访件转到了沧源县纪委。

原来,有人向市里举报该县糯良乡班考村村干部违规使用低保金等违纪违法问题。由于低保金关系到最困难群众的切身利益,市里高度重视,市长亲自交办。

这么重要的案子谁去?县纪委领导第一个想到了杨玉芝。

杨玉芝拿着举报信看了又看,三四页的纸,潦潦草草写满了五花八门的问题。她皱着眉头,拿出一张白纸,在上面写写画画,“笃”的一声,笔尖戳在纸上,她有了想法。

由于反映的问题比较具体,且集中在低保金使用和村账管理方面,杨玉芝决定先从查账入手,快速搜集、固定证据。同时走访村民,做好外围调查。和同事交流想法后,大家确定了分工。

“进了村,还没问几下子,村干部就交代了更改低保金用途的问题。”杨玉芝说,班考村每年大约有200万元的低保金,2012年,通过召开村民大会,讨论决定将低保金集中收到村组,再平均分配给所有村民。但是钱到账后,并没有像当初说的那样均分,而是被村干部用于开挖村里的机耕路、修桥等基础设施建设,以及村干部一些个人开支。

“认是认了,但金额不确定,时间跨度大,村干部也记不清。”杨玉芝喝了一口水,“村账管理非常混乱。”

为了确定涉案金额,杨玉芝和同事在村里查了一个月,才把这本糊涂账理清。涉案金额约400万元,其中,300多万元用于村集体建设,还有十来万元用于村干部个人开支。

村党总支副书记卫红明,让杨玉芝印象深刻,他五十来岁,看上去却有着超越实际年龄的苍老。当杨玉芝问他为什么这么做时,卫红明不以为意地说:“钱要是发到村民手里,就都拿去买酒喝了。我们集中起来,也是为了村里。”

“你们在里面报销个人费用,发放过节费,给自家购买太阳能热水器也是为了村里?”杨玉芝诘问道。卫红明两只粗糙的大手来回搓动,眼里的神气泄下来了:“我想喝口水。”

接过杨玉芝手里的水杯,卫红明嗫嚅道:“我们给村里跑事情哪有不辛苦的,发一点补贴、喝一点酒、充点话费都是应该的嘛。”

“但你们想过没,低保金是最困难群众的基本生活保障金,没有这些钱,他们怎么生活?”面对杨玉芝的提问,卫红明的话卡在了嗓子里。“再说为村里办事不是你们的职责吗?你们在村民低保金里报销个人开支,这应该吗?”杨玉芝语气一转,“你们这些年为村里做的事,乡亲们都知道,你们的辛苦,乡亲们也都清楚……”

桌子对面的卫红明垂着头,一滴浑浊的泪打在树皮似的手背上,他迅速揩掉了。同样垂着头的还有村委会主任钟华、副主任李红林。

最终,这3人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县人民法院以职务侵占罪分别判处3人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

现在,村民卫红明时常背着双手,穿着他沾满泥巴的胶鞋,在他当年带领村民修建的道路上来回踱步,似乎在思考什么。

“她什么都好,就是太倔了”

就在班考村案件查办过程中,杨玉芝的身体出了问题,越来越憔悴,整个人瘦了一大圈。同事劝她赶紧去医院检查,她却说是没休息好敷衍过去了,直到领导黑了脸,她才去县医院做检查。结果发现甲状腺左叶长有肿块,医生告诉她不排除癌症的可能,并建议尽快到市级以上医院进行复诊,而她收起检查报告,又一头扎进工作中。

同事劝她去复诊,她却说:“正是紧要关头,我怎么能离开岗位,案子没办完,心里像压着块石头,对身体同样没帮助,我的身体我清楚,办好手头的案子再去复查,你们不用急。”

带病坚持工作一年多后,在领导和同事的反复劝说下,2015年4月杨玉芝终于去省肿瘤医院进行检查治疗,确诊为甲状腺癌。家里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却像没事人似的安慰道:“说了没事,做了手术不就好了吗。”

对于医生“每天保证8小时以上的睡眠,术后至少休息1个月,每3个月复查一次”的叮嘱,她一到单位就忘到了九霄云外。对于这个“犟大姐”,同事们知道劝也没用,只能抢着帮她干活。杨玉芝心里明明很感动,嘴上却假装生气地说大家“歧视”做过手术的她。

县纪委监委第二纪检监察室主任王华,是杨玉芝的徒弟,他刚进县纪委的时候就跟着杨玉芝。在他眼中,杨玉芝身上有股劲儿,能吃苦,原则性强,“她什么都好,就是太倔了。”王明华说。

干纪检监察工作很辛苦,还让杨玉芝失去了一些原本无话不谈的朋友,但当我问她喜不喜欢这份工作时,她说:“我没想那么多,我这人一根筋,一旦开始做事就停不下来。”

没有想象中的惊天动地,在这个每个室只有1到2人的县纪委监委,“杨玉芝们”的整个职业生涯中可能都不会遇到几件“大案要案”,但他们把每一件案子都当成了心里的“要案”来办,用实际行动回应着群众的期盼。(刘一霖)


版权所有 沧源佤族自治县纪检监察网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中国共产党临沧市沧源佤族自治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沧源佤族自治县监察局 主办
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编号:滇ICP备14002626号 技术支持:临沧市云河软件开发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92702000009号